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公共服務 > 文旅論壇

舞蹈敘事的語匯創生與結構建模

來源:中國文化報 發布時間:2019-12-02 09:39:05 撰稿人:于平 編輯: 瀏覽次數:949
分享:

福建省歌舞劇院創演的舞劇《情逝》是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資助項目,它的總編導是鄧一江。提起鄧一江,我想起20年前的1998年,他在擔任北京舞蹈學院副院長時創排的舞劇《情殤》——《情殤》是根據曹禺先生的話劇《雷雨》改編的舞劇,這個只有“四塊板、六個人”的舞劇,在當年文化部舉辦的“全國第三屆舞劇觀摩演出”中獲得了高度的評價。這個“評價”概括來說,就是該劇在對“舞蹈敘事”的深入探索中,頗具新意地解決舞劇敘事的語匯創生與結構建模問題。在談舞劇《情逝》之際之所以會聯想到《情殤》,在于二者對“舞蹈敘事”的深入探索是一以貫之的,只是《情逝》顯得更成熟、更自如了。

與《情殤》的“四塊板”的不同拼組以及在不同空間的擱置不同,《情逝》用來定義空間、規定情境的物件是“六把椅”——就是那種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靠背椅。很顯然,“六把椅”較之“四塊板”而言,更為具象也更為實在,因而在定義空間、規定情境時更需處理好虛與實的關系,更進一步還需把握住情與境、神與形的關系。《情逝》中具體、實在的人物是“五加一”,“加一”的意思是有一位人物是在中場休息后的下半場才出現的。雖然人物總體與《情殤》一致,但因為沒有《雷雨》這樣的文學名著來引導觀眾的“前理解”,《情逝》的性格刻畫和情感糾葛,就“舞蹈敘事”而言顯然難度更大。

場刊上“總編導的話”寫道:“舞劇《情逝》通過講述上世紀40年代大陸一對青年因時局動蕩‘有情人未成眷屬’的凄美愛情故事,將一生守候的愛、隔海相望的愛、只看一眼的愛、愿做替身的愛這四種不同的情感態度,進行情是緣、亦難消、一生情、一世夢的深層表達……”舞劇中的這對青年叫張鶴翔和郝泓蕓。除郝泓蕓和張鶴翔之外,上半場出現的人物還有兩人各自的母親——郝夫人和張母,另一位是郝泓蕓的表哥兼追求者宋一雷。實質上,在上半場的“舞蹈敘事”中,張母本是可有可無的。人物的情感糾葛主線,在于宋一雷暗戀著表妹郝泓蕓,因怯于表白而請同學張鶴翔代為送花致意,誰知郝泓蕓心中早有張鶴翔……郝夫人的存在,在于給泓蕓和鶴翔的戀情制造點障礙,因為她的立場站在自己的外甥宋一雷一邊。如果只是這樣,《情逝》無疑只是一部平淡的舞劇;但這個上半場的“平淡”是為下半場的“深邃”墊場的,因為它要為下半場所有人物的行動提供“事出有因”的支撐。

舞劇《情逝》的六場戲分別叫《初情》《定情》《別情》《憶情》《拒情》《愴情》。實際上,舞劇從視覺效果上來看并不分場,前三場只是上半場的三大板塊,而下半場的三大板塊是后三場。舞劇的場景切換不用布景,鄧一江延續了舞劇《情殤》時的創作理念,定義空間、規定情境的就是那“六把椅”。比如在《初情》中,下場門前面支著泓蕓作畫的畫架,架旁放著一把靠背椅,椅上坐著作畫的泓蕓。這時的戲劇行動是暗戀泓蕓的一雷懇請鶴翔代為獻花……無關于這一行動的郝夫人和張母背向觀眾,平行地坐在舞臺后區的兩把椅子上;代為獻花的鶴翔未料到自己早已是泓蕓的意中人,于是展開了意切情深的雙人舞……自感被冷落的一雷回到后面另一把平行擺放的椅子,與郝夫人、張母一并成為泓蕓與鶴翔的背景。當泓蕓懇請母親答應自己的婚事時,郝夫人起身走向上場門前(那兒放著另一把“定義空間”的椅子),形成了斥責鶴翔的雙人舞……

轉入《定情》時,只是在下場門后用4把椅子圍成一個狹窄的空間,空間的追光下是操持家務的張母;對于因失戀而憂傷的鶴翔,張母的關愛之情形成了另一段“雙人”的舞蹈敘事;此時泓蕓不顧母命來到張家,又是一段雙人舞表達出海誓山盟。上述人物在由“行動者”轉為“背景”或由“背景”凸顯為“行動者”之時,都自然而然地拖著椅子重新布局,以此來實現情境的轉換——《別情》一場中布局凌亂的椅子,顯示出時局的變動,被抓丁的鶴翔匆忙間請一雷帶信給泓蕓,表達出無奈的別離和無盡的思念。

該劇下半場不僅人物間的情思更加錯綜,行為更加隱忍,舞臺空間的定義與情境的規定也更為繁復了。《憶情》一場,定義的空間是“海那邊”,鶴翔手捧泓蕓的畫像陷入沉思,身旁的女友小雅恍惚間成了泓蕓,而泓蕓照顧張母的雙人舞在鶴翔的沉思中展開。《拒情》一場,舞臺一側是郝夫人希望泓蕓念及一雷的執念而放棄自己的苦守;另一側是病中鶴翔幻想著與泓蕓圓房,而穿著嫁衣的泓蕓飄逝之后是小雅深情的相擁。最后《愴情》,是泓蕓仍然身著嫁衣苦苦相等,而病重的鶴翔在接納小雅時托付自己永世難解心結。

觀看《情逝》,第一個強烈的印象是各種關系中人物的舞蹈編得極具“戲劇性”——是那種體現情感的細微和心靈的對話的“戲劇性”,編得遠離“套路化”且又極具“流暢度”。這一點鄧一江說是從日常生活形態出發而融入音樂性的表達,使語匯的創生真正成為“舞蹈的敘事”。第二個強烈的印象是各種人物關系的舞蹈居然實現了“無縫連接”——是那種按主要人物的情感取向和命運遭際來推動的“無縫連接”,以至于建立起一種全新的舞劇結構模態,一段段“舞蹈敘事”的“氣口”只是各個人物拖帶椅子進行“定義空間”和“規定情境”的一次次轉換。第三個強烈的印象是全劇的舞者雖然“簡約”(除六位人物外,另有六人在上半場虛擬黑暗的氛圍,在下半場象征阻隔的海濤),但卻表現出更為精準、更為動情、更為入戲的舞蹈——“簡約主義”的“less is more”(少即是多),可以說在該劇得到了最好的體現。


上一篇

旅行無障礙 生活更美好

下一篇

經典傳承與大學生人文素養培養

返回列表
相關新聞
市級相關部門鏈接
友情鏈接
版權所有:黑龍江省文化和旅游廳 維護更新:黑龍江省文化信息中心 地址:哈爾濱南崗區中山路197號 電話:82640305
郵編:150001 ICP備案: 黑ICP備05004173號-4 主辦:黑龍江省文化和旅游廳 ??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84
黑公網安備 23010302000252號
竞彩足球胜负开奖结果